我住淮北家里有“矿”!

发布日期:2021-07-13 03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xgc3.cn,网上,人们常用“家里有矿”形容一个人有钱的程度。虽是调侃,但表明曾经一段时间内,矿,是财富的象征。

  几十年前,只要你说“在矿里上班”,人家立马会投出羡慕的眼光。一个个矿业企业也是效益了得、收入颇丰。

  煤矿、铁矿等矿产资源,曾是资源型城市的骄傲,几乎是一座城市经济发展的“顶梁柱”产业。

  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过度开采资源、依赖资源造成高污染、高耗能、环境破坏、产能过剩、产业结构单一等问题,加上资源逐渐枯竭,一些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不足,经济开始衰退,曾经的“矿大哥”风光不再。

  然而,有一批资源型城市却成功转型,通过综合治理和培育接续产业,让新产业撑起了“经济支柱”。

  在淮北市火车站,汗流浃背的年轻志愿者们正热情地接待来自全国的嘉宾。接站送站、车辆保障、安排住宿,服务周到而细致。

  在这里,将举办一场全国性会议——全国资源型地区转型发展暨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经验交流现场会。

  承办一场全国性会议,对于一座大城市来说司空见惯,但对于淮北这样常住人口不到200万的中小城市来说,重视程度可见一斑。

  会前,来自国家发改委及全国几十个省市的与会嘉宾还参观了部分调研点,从城市展览馆到采煤沉陷区治理项目,再到生态公园和当地企业。会上,淮北市政府作了经验交流发言。

  为何这场关于资源型城市转型的全国性会议选择在淮北举办?当你看完下面的文字,便有了答案。

  淮北,是安徽的北大门之一,一座典型的资源型城市,建市60多年来,累计生产原煤11亿吨、输电200亿度,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,“乌金之城”是淮北的历史烙印。

  然而,淮北又经历了因煤而产生的阵痛。2009年,被列为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。

  产业结构单一的矛盾愈发显现,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足,可持续发展面临“瓶颈”。

  更难的是,长期的煤炭开采,导致房屋开裂、道路损毁、土地沉陷、生态环境恶化。“黑色金子”的煤炭也给城市造成了“黑色伤疤”。

  这“伤疤”有多痛?淮北累计因采煤沉陷土地41.6万亩,30多万农民部分或全部失去土地,地下水降落漏斗区已达300平方公里,还有1.5万多亩山体因采石遭受破坏。

  可以说,这些都是城市最深的“伤疤”,发展最重的“难题”,民生最大的“痛点”。

  从“家里有矿”的高光到“遍体鳞伤”的黯淡,说来说去,淮北也经历其他资源枯竭城市一样的“痛楚”,但改变,也是从伤痛中开始。

  夏日的阳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,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绿化,鸟儿穿梭其中,音乐喷泉响起动感的旋律……在淮北市朔西湖,一幅优美的生态画卷跃然眼前。如果你在现场参观,得知这里曾经是煤矿,你一定会露出惊讶神情。

  没错。这里就是淮北市朔西湖采煤沉陷区项目,为淮北矿业集团朔里煤矿开采形成的沉陷区。

  朔西湖一带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沉陷,最大沉陷深度11米,平均沉陷深度5米。

  这是什么概念?相当于地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坑,这个坑的平均高度有两层楼高。有了这些坑,让老百姓怎么居住?怎么发展种地发展农业?

  解决“坑”的问题,首先是把人搬走,避免发生危险,第二是修复治理,第三才是考虑这块地怎么用。

  在朔西湖地区,当地先后搬迁7个村庄、2000余户、8000余人。然后实施生态修复,改造营建多样的浅滩和鸟岛,种植大面积湿地植被等。如今,这里俨然是一座优美的生态公园。

  生态治理也带来了效益。比如南湖国家湿地公园,是淮北第一个以煤炭塌陷区治理形成的湿地公园,如今年接待游客100万人次以上,已成为市民休闲度假的首选处。

  “深改湖、浅造田、不深不浅种藕莲;稳建厂、沉修路、半稳半沉栽上树”是淮北的治理方案。

  比如,对浅层的“坑”,采取推高填低、平整土地的方式,让8万亩沉陷土地变成良田。

  针对深坑,淮北矿业6对矿井开采形成的约5万亩沉陷区深挖造湖,打造南湖、乾隆湖、绿金湖、碳谷湖、古乐湖、朔西湖等六大采煤沉陷湖泊,城市中心正逐步形成100多平方公里的中心湖带。

  再比如,对沉陷深度在0.5—2米的区域,采用“挖深填浅”的方法,挖塘发展种养业,约3.4万亩沉陷废弃地变成“聚宝盆”。

  令人称道的是,治理过程中搞起了废物循环利用。粉煤灰、煤矸石,这些废弃物煤矿多的是。淮北利用这些废弃物充填造地,建成了近10平方公里的市高新区——龙湖项目区,入驻企业60多家。

  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都说北方人粗犷心大,但这些精细又科学的措施,让你不得不佩服淮北人的智慧。

  资源枯竭、产业转型,“矿大哥”的“顶梁柱”不在了,经济要发展,谁能替代它?

  如今,陶铝新材料产业已成为淮北产业升级的突破口。“黑大粗”变成了“高精尖”。

  什么是陶铝新材料呢?先普及个原理:陶瓷比钢铁硬很多,但很脆,一摔就碎;铝是常用轻金属,但很软,一掰就弯。陶铝新材料技术就是让二者合二为一、优势互补,让铝里“长”出陶瓷。

  比如在航天领域,陶铝新材料已经用于天宫一号、天宫二号、量子卫星、气象卫星等关键部件,翱翔太空之上;在军工领域,陶铝新材料实现了部分产品的成功运用,并且突破了一项产品的“卡脖子”技术;在民用领域,汽车活塞、汽车轻量化、高铁应用等方面,已实现较好的前期应用拓展。

  淮北市围绕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,打造“五群十链”,推动工业转型升级。陶铝新材料和铝基高端金属材料成为省重大新兴产业基地。

  无论是曾经的“铁大哥”“煤大哥”“铜大哥”,无论曾经多牛多辉煌,在时代洪流面前,在新发展格局下,都必须积极适应、加快转型。因为——

  资源型地区生产总值由2015年的9473.6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15006.3亿元,年均增长7.0%;

  淮北、淮南、铜陵等市生产总值迈上千亿台阶,马鞍山市生产总值突破2000亿元;

  比如淮北发展“四基一高一大”(铝基、碳基、硅基、生物基、高端装备制造、大数据)

  铜陵实施“四转一解决”(即观念转新、经济转型、体制转轨、环境转优、解决历史遗留问题)

  马鞍山市围绕打造“智造名城”,推进智能装备制造、轨道交通装备、高端数控机床三大战新基地建设。

  另一方面,省里也将加快研究编制“十四五”特殊类型地区振兴规划实施方案,研究制定新时代支持资源型地区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,给这些资源型城市政策支持。

  从昔日的“家里有矿”,湖南韩尚诚品科技有限公司是做什么的,到今日的“华丽转身”,模式或有不同,道路或有差异,但共同的是,大家都在转型之路上大步向前,全心全意地求新求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