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医辅警毛陈清:从厨师转行辅警“对线年

发布日期:2021-07-15 08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xjxv.com.cn。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即将来临。在一些特殊的岗位上,有一批特殊的劳动者,他们默默无闻地付出,为城市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今年52岁的毛陈清是深圳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辅警队工作时间最长的“元老级”人物。早在1997年,他就加入法医辅警队,如今是法医辅警队的组长。对毛陈清来说,他的工作不分白天黑夜,由他协助处理的尸体,很多都是非自然死亡,他必须24小时待命,就算是在炎热的夏季,他也要跟带队法医一起立刻赶到现场处理。

  常年风吹日晒,工作不分昼夜,让毛陈清的皮肤变得黝黑。52岁的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一些。毛陈清的工作地点位于深圳布吉沙湾的法医检验中心,旁边就是殡仪馆,空旷的院子里显得格外安静,平时除了毛陈清和几个同事,这里极少有人出入。而在这“人迹罕至”的地方,毛陈清已经整整工作了24年,其间的酸甜苦辣,只有他自己能体会。

  毛陈清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,他告诉记者,20世纪90年代,当时深圳正在大开发,很多行业都需要人,但毛陈清都没有去,直到他听说深圳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需要辅助人员,毛陈清毅然决定报名,第二天就带着行李出发了。毛陈清在四川老家厨艺不错,一开始加入法医检验中心,他主要负责单位同事的吃饭问题,有时候人手不够也会协助法医搬运或处理尸体。毛陈清至今仍清楚记得,自己是1997年6月28日到深圳报到的,“上班没过几天,就赶上香港回归了。” 当时他每个月有600元工资,还包吃住,毛陈清对此挺满意的。

  毛陈清刚到深圳两个月就被叫去现场协助处理尸体,第一次出现场的经历让他至今都刻骨铭心。那是1997年8月的一天,暴雨倾盆,当天值班的毛陈清接到任务,说在一个铁路隧道里发现一具尸体,把隧道的排水口挡住了。毛陈清穿着雨衣雨鞋到了现场,老远就闻到一股臭味,他只能小心翼翼地靠近。虽然24年过去了,毛陈清对于这一幕依然记得十分清晰。当时那具尸体因为高度腐败膨胀得很大,毛陈清吓得直哆嗦,他和4个同事一起合力才将尸体搬上车。当天晚上,毛陈清满脑子都是现场的画面,整夜没睡好。

  每天对法检中心的储尸冰柜至少巡逻三次,也是毛陈清的工作内容。冰库里长年保持着零下8摄氏度的低温,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。毛陈清行走在其中,一日三巡,不分昼夜。他最重要的职责是检查冷冻设备有没有故障,电路是否通畅,是否有断电,门是否关紧等,因为任何纰漏都可能引起尸体的损坏。而当法医对尸体进行解剖时,毛陈清和其他解剖组成员也须配合法医工作。一具遗体的解剖时间为2小时到3小时,解剖结束后,毛陈清还需要帮忙缝合创口,清理现场、将遗体运回原位。

  毛陈清坦言,做这份工作,没有家人的支持肯定是干不成的。当初,妻子得知他做这份工作时也感到挺意外的,不过她也没说什么,而他父亲得知后非但没有责怪,反而为儿子感到自豪。“父亲跟我说,你现在也算是在警队工作了,这也是在为保护人民群众出一份力,你要珍惜这个机会。”毛陈清的父亲是一位老党员,他觉得儿子的工作很光荣,这让毛陈清更加有干劲。

  来广东已经24年了,但毛陈清的妻子一直没有陪伴在他身边,因为四川老家还有多位老人需要照顾,妻子脱不开身,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能过来团聚几天。24年间,毛陈清回老家过春节的次数屈指可数。“孩子出生的时候我都在深圳工作,等再回去的时候孩子都一岁,会喊爸爸了。”说起这些,毛陈清的眼中闪着泪花。当年舅舅去世,他都没能回去奔丧,这让他感到遗憾。“我小时候在舅舅家住了十年,和舅舅感情很深,但当时交通不便,所以就没能回去。”在深圳,无数像毛陈清这样的城市建设者日复一日默默无闻地做着贡献。

  只有在节假日不排班的时候,毛陈清才能和同事朋友们坐下来聊聊天,纾解对远方亲人的思念。让他感到欣慰的是,大儿子已经结婚,他的孙子都快上小学了;小女儿今年也21岁了,大学也快毕业了。毛陈清坦言,自己没什么学问,所以一直希望子女能多读一些书。如今看到两个孩子都还挺有出息,他也感到心里甜丝丝的。

  由于部分家属未来认领、逝者身份无法确认等原因,法检中心还有一些存放多年的尸体不能火化。毛陈清记得,前年有一具存放了十几年的尸体最终经过比对,确定了死者身份。法检中心随后通知死者家属过来确认。那位50多岁的母亲从老家千里迢迢来到深圳后,因为已经十多年没见,并且尸体冷冻多年之后面相也已经有些变化,那位母亲一时无法确认。后来,毛陈清问她记不记得自己女儿身上有没有什么特殊标记,她回忆说女儿脖子后面有一颗痣。最终经确认,那就是她失踪了十几年的女儿。这位老母亲当即就痛哭了起来。她说,自己一直想见女儿最后一面,哪怕她不在人世了,也要带她落叶归根。她没想到,十多年过去了,自己女儿的遗体依然被保管得十分完好,也没有被火化,见女儿最后一面的愿望也实现了,她感到很欣慰。最终,这位老母亲带着女儿的骨灰回到了老家,临行时,她拉着毛陈清的手向他表示感谢。“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的工作能让人心安,很有价值。”

  毛陈清说,法医的工作是让死者“开口说话”,本质上剖开的是生命无常、人生冷暖背后的真相和正义。虽然自己不是法医,但会经常协助法医完成工作,通过与死者“对话”,协助警方查明具体死因,还原事实真相,所以,自己实际上也在为法治社会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。“我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。”(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欢欢 实习生 吴迪诗)湖南任免刘中杰、夏晓鸥、唐建初、张贺文、